赫小七

Eggs Benedict(短篇)

--论坛体后续,原作大大退圈了,我来接着写一点,已经是全AU了,只是想甜一下。

 

 

周六的早晨。

高层公寓内的厨房里,有个穿着睡衣的男人正在准备早餐。客厅里的电话响个不停,那男人像是充耳未闻一般,只关心手中的食材。

他将两个鸡蛋敲碎,将蛋黄倒入打蛋盆中,将蛋清倒入另一个碗里放在一边,接着,他用蛋抽将蛋黄打散,加入五毫升苹果醋,并将打蛋盆放入刚刚准备好的一锅开水里,把里面的蛋黄隔热打至颜色发白,之后慢慢加入已融化过滤的黄油,一边加入一边单抽搅拌蛋液。

电话铃声终于停了。当然,这个男人并不在意。

他将蛋液跟黄油的混合物搅拌均匀,加入盐、胡椒,然后从冰箱里找出一个柠檬,切成两半之后将半个的汁挤进去,转身将打蛋盆放在一旁。

接着,他打开灶台的天然气,在等锅里的水烧开的同时将两片吐司放入面包机进行烘烤。“叮”一声,面包好了,他拿出来放在碟子里,往上铺两片准备好的培根。

电话声又响了起来,真有种锲而不舍的感觉。又响了几声,房间里传来一声怒吼:“谭小飞!快点去接电话!吵死了!”

厨房里的谭小飞笑了笑,依旧不理客厅里的电话声,让它响着。

水开了,他关小火,往里滴入几滴白醋,用蛋抽顺着一个方向搅拌锅里的水,然后将一个生鸡蛋磕入,感觉差不多了才小心地将它捞起来,在一个大碗中的冷开水里过了一下,然后煮下一个鸡蛋。

电话声响响停停,卧室的门终于被人推开了。

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出来,他身穿白色的卫衣和灰色的家居裤,赤着脚,头上顶这被睡得好无形象的头发,他打了个呵欠,走到客厅电话边看了一眼,拎起了听筒,“喂……”

“小飞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你爸明天到北京开会,让我转告你一声,你们约个时间见个面吧。”

张晓波皱了皱眉头,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不耐烦,“龚叔啊,我张晓波,谭小飞在忙,我帮你转告他。”声音带了写刚睡醒的沙哑。

“……好,你再让他回我电话。”刚说完电话就被干净利落地挂断了。

张晓波冲电话努了一嘴,愤愤地跑去刷牙,嘴巴里还叼着个牙刷就跑到厨房观战。

两个溏心蛋准备好之后,谭小飞用剩下的水过了一遍洗好的碎菠菜,沥干净水之后放在培根上。他边处理菠菜边说:“起啦,时间不早了,都十点过了,刷好牙就有早餐吃了。”

张晓波看他准备的早餐还挺丰盛的,哼了一声转身回到了洗手间。

谭小飞也没恼,将煮好的水波蛋放在菠菜上,最后浇上打蛋盆里做好的荷兰汁就完成了早餐。

“晓波,快点来,凉了就不好吃了!”

回答他的是从闭合的木质门内传来的细碎的水声。

谭小飞端着碟子走到饭桌边放下,又转身走到冰箱处取出一盒的鲜牛奶,倒进两个玻璃杯里,放到微波炉里热了一下才放到餐桌上。

张晓波洗好脸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谭小飞坐在餐桌旁等他,面前的食物丝毫未动。他拉开椅子,从面前的水果碗里随意地拿了一片苹果送入嘴,边嚼边伸了个懒腰,“嗯……终于活过来了。”

“嗯,时间刚刚好。”谭小飞笑着拿了一片苹果。

张晓波在旁边的餐巾擦了一下手上的果汁,拿起勺子戳了戳碟子里的水波蛋,“这是啥……?”

“班尼迪克蛋,我在加拿大的时候学会做的,正好适合brunch。”

张晓波接着皱着眉头问:“溏心蛋是要戳开吃?先吃下面的面包还是先吃上面菜?”

“随意,”谭小飞那勺子戳破了溏心蛋,蛋黄缓缓地流到了菠菜叶上,“我喜欢戳开吃。”

张晓波也学着他的模样开始吃,荷兰汁的味道醇厚而浓郁,跟溏心蛋的味道很搭,味道极好。张晓波怕溏心蛋的蛋黄流到碟子里,开始用手拿着底下的吐司啃,但是一个不小心就没顾到吐司另一端的酱汁,还好他反应快,发现酱汁快要滴下来了,连忙将吐司伸到碟子上接住,才没让黄色的荷兰汁滴在他的衣服上。

不得不说,他的吃相真是糟糕透了,尤其是跟谭小飞的对比起来。

谭小飞也不知怎么地,竟然能用刀叉将班尼迪克蛋分好,而且蛋黄液没有一点流到碟子上,他将食物吞下肚子,然后喝了一口牛奶,眼睛却一直盯着对面手忙脚乱的张晓波,笑容带着一点邪气,但是却因为完美的五官而并不令人生厌。

张晓波一边努力攻陷碟子里的食物,一边问:“你刚刚不接电话是不是故意的?”

谭小飞笑了笑,不置一词,张晓波就当他默认了,翻了个白眼,“龚叔要是知道他被你当成morningcall,非被你气死不可。”

“不会。“

吃完那块吐司,张晓波揉了揉脸颊,“味道很好,就是吃起来好麻烦……”

谭小飞靠在椅子上喝掉最后一口牛奶,微微地眯起眼角,凑上前去,上半身都探到餐桌上方,他伸手帮张晓波擦掉了他嘴角的一点土司渣,指节分明的拇指和食指指尖转而捏住了张晓波的下巴,手指用力,把人拉到面前,伸出舌尖在他的下唇处轻轻一舔,然后说:“我做都不嫌麻烦了,你吃还嫌麻烦,波儿你真是比我还大少爷。”

张晓波的大脑瞬间当机了,呆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你你……嘛呢……君子动手不动口……”

“嗯?这句话是这样吗?”

虽然两个人同居了一周了,但他仍旧不习惯被谭小飞调戏……两人关系的开始本就不同于普通的情侣,而且谭小飞一开始也答应他跟他相处要从最简单的一步开始。

也就是暧昧。

但是谁他妈的暧昧是成天被人压在着舌吻,或者被人偷摸一把,又或是跟人同床共枕啊!难道不应该是牵个小手,换个什么定情信物吗!

他也不是没有跟谭小飞抗议过,甚至觉得两人这么快同床有些太快了,但抗议的结果却是被谭小飞压在床上吻到喘不过气,毫无还手之力。最后,谭小飞还说:“你管其他人怎么暧昧的,我谭小飞就是这么跟人暧昧的。”

骗鬼嘞!

被越来越近的距离逼急的张晓波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意识,伸手推了一下谭小飞的肩膀,趁谭小飞没站稳的时候就站起来溜走了。

谭小飞看着落荒而逃的张晓波心里暗爽了一下,他收拾了桌上的餐具,将这些脏的餐具放在厨房的水槽里,打算让晚点过来打扫阿姨来收拾。

 

其实谭小飞后悔了,他由衷地后悔在遇见张晓波之前从未付出过真心,没有经历过一段可以称之为“爱情”的感情,现在碰到了张晓波才发现自己没底,真切地感到过去走马观花却不走心的报应来了,不知如何应对,只好沿用以前那套玩闹的方式,但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害怕这样吊儿郎当的暧昧会把张晓波越推越远。

但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自己碰到了一个任性得让人牙痒痒,却又舍不得下口咬的疲怠性子呢。

希望自己的笨拙不会被看穿吧。



--后续这种东西嘛大家脑补一下就好啦


评论(7)
热度(45)

© 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