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小七

【美苏/一发完】乌木沉香

现代AU,黑道Solo/白道Illya

(设定:Gaby是Solo的副手,Solo在黑道中被称为公爵,Duke)

*不虐,只是想填一下这个脑洞,笔力一般请见谅

*开车部分走图

------


一种高浓度的新型毒|品在进几个月横扫黑市,根据DEA(美国缉毒局)的调查,该毒|品是由Vinciguerra家族研制并出售的,但他们查不到一点可以将他们家跟该毒|品连接在一起的实际线索。

搜查陷入了被动。

作为DEA情报主任的Illya压力巨大,他已经跟他的小组连续通宵查了三天的文件资料和监控,仍然一无所获,这让他无比烦躁。他把手上的文件甩在桌上,拿起咖啡灌了一口,但是脑子依旧有些钝痛,胃也在翻滚。

一旁的组员看到他眼睛下方的黝黑,忍不住说:“Boss,你先回去休息吧,这几天我们休息的时候你都在工作,这样下去你恐怕会在抓到Vinciguerra之前先倒下的……”

Illya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刚想去拿点吃的,结果刚站起来就感到一阵眩晕,眼前金星飞舞。

“好吧……我回家休息一下,你们继续查吧,记得通知外勤组的去刚刚说的那几个地方看看。”

 

Illya窝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夜幕早已降临,他并没有打开办公室的灯,只是侧躺在沙发上小憩。但是,头也疼,胃也疼,再加上他已经两天没洗澡了,一身臭烘烘的,让他完全睡不着。

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Solo的专属来电铃声,Illya犹豫了一下,撑着脑袋爬起来接起了电话。

“Peril,忙得怎么样?要不要我来接你?”对面的人语调低沉稳健。

“……你现在过来吧”

 

Illya昏昏沉沉地上了车,车内有着Solo淡淡的气息,Illya知道那是Solo喜欢的香氛的味道,带着一股干燥的乌木与香草的气息,如同冬天里悠闲地坐在壁炉前,飘扬的火星带来了温热的烟熏味,还带着一点花椒的辛辣。它没有水汽,味道十分干燥、温暖,让他安心。

他上车后,Solo并没有说话,只是握住了他的手,轻轻地摩挲了几下。

Illya头枕在Solo肩上,慢慢地睡着了。

 

车抵达了Solo位于长岛海滩的宅邸,Solo摇了摇Illya让他醒来,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屋子。

房内暖气开得足,暖融融的,Illya一进去就倒在了沙发上,Solo伸手将他扶起来,半拖半抱地将人带进卧室。卧室内的白色灯光有些刺眼,Illya眯着眼睛翻了个身,趴在床上,他感到自己的外套被人扒了下来,鞋子也被脱了下来,房间的灯光转成了柔和的橘色,他总算睁开了眼。

“Illya,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Illya直起身子,正打算摇头,眼前突然发黑,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带着胃痛,他不由得用手捏了捏额角。

Solo拿起一个枕头垫在他的背后让他靠着,“你胃不好还喝这么多咖啡。”

在Illya耳中,他的声音犹如夜半海潮拍岸,忽远忽近。

Illya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反嘴,只是看着他。Solo的五官还很年轻,线条硬朗,神色却是成熟的,他脸上的笑容少了平常戏谑的味道,在昏暗的灯光里,显得格外温柔。

Solo拿起一旁的座机拨了个号码,“送杯热牛奶和三明治过来。”

 

Illya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刚打开门就看到Solo端着一盘午餐站在门外。

“Cowboy! 你怎么不叫我起床!”

Solo把食物往桌上一放,“不要紧张,亲爱的,我已经专门打电话给你们的Waverly局长帮你请假了,他允许你今天留在家里休息。”

“那怎么行……”

“你们的人都在查那个案子,你现在过去也帮不上多少忙,还有啊,你真不怕别人还会嫌弃你的味道吗?”

Illya一愣,低头闻了闻,身上真是一股烟味和外卖食物混合的味道……

Solo抬头对他笑了笑,“吃点东西再去冲凉吧,我待会儿让人把浴缸里的水放好。”

 

Illya在水雾中解开衬衣的纽扣,脱掉衣服跨进浴缸。浴缸很大,与窗台相连,白瓷壁光滑,因为水温而变得温润,他慢慢的躺下去,让热水没过自己的肩膀。

一旁的窗外是私人沙滩,没有人在外面,Illya也就懒得拉窗帘。

门开了,Solo一边脱衣服一边走了进来。在情事里脱掉衣服并不是什么令人尴尬的事情,但在日光下看恋人脱衣服却让Illya脸发烫,他别过头,将目光投向窗外沙滩的景色,但即使如此他的脸还是越来越热,等Solo跨进浴缸的时候,他的脖子都泛着粉红色。 

水猛地一漾,Solo往Illya的方向挪了挪身体,两个人的身体相触,Solo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脸凑过来,鼻子在Illya的侧脖颈处蹭了蹭。

浴室被笼罩在热气腾腾的雾气里,水轻微地波动着,Illya慢慢放松了身体,陷入一种昏昏欲睡的慵懒中。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柔和光线透过玻璃窗落在两个人身上,在水里化成闪烁的金色波浪,雾气被染成温柔的橙色,像是莫奈画中朦胧的日出。

Solo侧过头,嘴唇在Illya的唇上碰了碰,这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吻,不带情欲。

“对了,三天之后,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关于Vinciguerra家的,他们前段时间在我家地盘上捣乱,我最近都在查他家的事,终于有点眉目了。”Solo说。

“西边的港口?”

“你们查到了?”

“我们不确定。”

两个人停顿了两秒,就在目光交错一瞬间同时笑了出来。

Illya伸出手揽住他的肩膀,“好吧,我等你通知。”


发车

(备用)


对于一些人来说,纽约的夜晚从未是安静的,到处都是来往的人潮与车海,肮脏的灯光显得有些肆无忌惮,把黑夜渲染成一个光怪陆离的妖魔。

Gaby正静静地站在酒吧后门外,隔着门还能听到些许酒吧内迷乱疯狂的音乐。冬季天气寒冷,她跺了跺脚,从手包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一旁的随从立马拿出打火机给她点燃,她轻轻地吸了一口。

烟雾带着淡淡的薄荷味。

酒吧的后门几乎被淹没在黑暗中,唯独一盏挂在门外的橘黄色路灯照亮了脚下。这似乎与几步外大街上灯红酒绿毫无关系。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Gaby接起电话,嗯了两声,最后,她说:“知道啦,待会儿见,Solo。”随后利落地挂了电话。

 

酒吧豪华宽敞的包厢里很吵,音乐声混杂着人声,里面坐了好几个人,有的在喝酒,有的抱着怀里的女人动手动脚,闹腾地厉害。Gaby推开门的时候被满屋的烟雾刺痛了眼,她眯着眼睛扫了扫屋子里的人,微微勾了勾手指,让人把音乐关了。

包厢内一下子静了。

她和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的、看起来是老大的绿衣男子对视了一眼,那人马上站起身来,催促陪酒的小姐和他一些小弟离开。

房间里只剩那个男人和他的几个手下,还有Gaby跟她的随从。绿衣男子走到Gaby身边,Gaby抬起右手,他轻轻握住她的手,弯下腰隔空亲吻了一下她手指上的一枚银戒指,必恭毕敬地叫了一声“My lord”,而Gaby只是淡淡地一笑,睫毛撒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Gaby走到桌前,用指尖微微弹了弹桌上放着的一把银色手枪,“Having fun?”

绿衣男子回答道:“昨天刚拿下西边那个港口,所以……”

Gaby冷笑一声,拿起那把枪落了座,“所以,今天晚上你们从港口扣押的Vinciguerra家的货物就随便这样拿出来玩了?”

她这句话听不出什么情绪,但绿衣服的男人呼吸一窒——他还以为在忙着给家族洗白的Duke Solo对道上的事已不再敏感,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幼稚得可笑了。

屋内一片死寂,那几个人都木然地里在原地,原本脸上嬉笑的表情变得紧绷凝重起来。

“坐吧,N。”Gaby灵活地将手中的枪分解拆开来,摆在了面前。

名叫N的绿衣男子的手下们脸色都不好看,互相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色。

Gaby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抬了抬眉毛,道:“怎么现在连本家的面子都不给了?这么大件事都不跟本家说?”

N低着头,有些不服气地说:“Duke都转战实业了,好一阵都没有管家族道上的事了,还有那个Kuryakin……”

Gaby打断他道:“但Solo作为本家族长的身份依然没变,既然你还承认他是Duke,那么家族内一切事物应该维持原状,黑道白道都要向本家汇报。”她接过随从递来的红酒,慢慢道:“不过大家都是兄弟,今天刚得这么大的战绩,还在兴头上,忘了禀告本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刚刚的话说得强硬,此时话锋一转,给那人留了些脸面。

Gaby抿了一口红酒,说:“关于Kuryakin,他既然是Solo钦点的,那么你大可以放心。”

“但他是DEA(美国缉毒局)的人!我为什么要让一个外人对我们指指点点。”N黑着脸说。

Gaby叹了口气。

N和他的祖辈都一直在为Solo家做事,性命、身家都早已托付给了Solo家族,他此刻的唐突也不是毫无理由,谁让Solo和一个DEA的情报主管走得如此近,甚至让他插手家族生意,这种做法不可能不让人感到怀疑。

一警一匪,怎会不生间隙?

Gaby耸了耸肩,说:“Duke待会儿就到,这件事你跟他本人说吧。对了,还有那个港口和那批军火,既然你只是拿来玩,那就交给Solo吧。”

 

看着Gaby摇晃了一下红酒杯,绿衣男人忽然全身发冷。

 

时间已凌晨。

Solo走到包厢前,酒吧服务员见到他低头交了一声“YourGrace”,给他拉开门。

坐在沙发上的Gaby冲他笑了笑,而坐在一旁凳子上低着头的N见门开了,立马站了起来,朝他鞠了一躬,说了一声“Your Grace”。

Solo瞥了他一眼,径自走到酒柜那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端着酒坐在了最大的沙发上,和Gaby闲聊了起来。

N一行人硬着头皮站着,直到他们站立的双腿都开始麻木了,Solo仍然没看他们一眼。Gaby的目光时不时扫过他们,在N的脸上停留了一两秒,让他觉得十分尴尬和局促,包厢内暖气开得足,他的额头竟然开始冒汗了。

就在N快憋不住,想要说话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来人身材高挑,身穿驼色皮衣,里面是银色的衬衣。

“Kuryakin长官,你可终于来了,坐吧。”Solo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Illya并没有理睬Solo的调侃,只是冲Gaby点了点头,随后走到Solo身边坐下,将脱掉的皮衣随意摆在沙发扶手上。

“工作了一个晚上累了吧,Peril。”Solo笑着问,他的神色带着些亲昵,而Illya却不理睬他,探过身子拿起Solo面前的酒杯,灌了一口威士忌,“你们的人今晚在港口扣下的那批货的确不干净,我们DEA的人已经将那片区域封锁了。”

N一愣,汗水划过额角,他抬起袖子随便擦了一下。他知道,“不干净”指的是军火里夹带了毒品,他偷瞄了一眼Solo的脸色,后者依然微笑着。

“有多少?”Solo问。

“每箱1公斤,都是那种新型毒|品。” 

“哈哈,我就知道Vinciguerra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这下你们有确切证据了。”

“嗯。”

两个人简短的对话听得N心惊肉跳,他感到心中的焦躁正在叫嚣着,像是一条在暗处潜伏的蛇,随时会无声无息地用毒液至人于死地。

 

 

“所以你的小实验结束了吧?”Illya忽然问,他听起来有些不满。

Solo并不在意,还伸手摸上了Illya的大腿,“我不过是想检验一下手下的忠诚度,结果还真是令人失望啊,这么大件事居然瞒着我。不过N,你好歹也给Solo家办了这么多年的事了,居然忘了要检查货物,就想着玩。”

N的脸色一白,“这……”

Illya皱着眉挥开了Solo的手,“Stop it, Cowboy.” 

他的耳朵有点红。

Gaby见Illya快要爆炸了,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Solo你就别逗他了。”

Solo笑着收回了手,拿起酒瓶往Illya的酒杯里添了些酒。

“不过谁叫VictoriaVinciguerra前段时间乱动我Solo家的地盘。这次我先让我的人偷袭他们,押下几个人,挫下他们的风头,再让DEA去搜查,这下人证物证都有了,看他们Vinciguerra家还敢不敢随便乱来。不过我真想看看Victoria现在的表情啊,肯定很精彩。”

Illya看了他一眼,呷了一口酒,说:“我想也是。”

N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利用了,而且还犯了大错,腿登时一软,跪在了地上,“求伯爵饶命啊!这批货物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接到风声,说Vinciguerra家新一批的军火今晚到港,所以脑子一热就带人过去抢了他们的新货物,里面东西跟我无关啊!求Kuryakin长官饶命!”

Gaby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Illya还没说话,Solo先开了口。

“我还没要求豁免权呢,你倒是嘴快。”

N连忙摇头,“不敢不敢。”

“Solo家做军火生意,很少动毒|品,你乖一点,DEA自然动不到你头上。还有……”Illya停顿了一下,“我坐的位置要保的是Solo家族,不是你。”

 

N青着脸点了点头。

Illya扭头看了一眼Solo,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笑得一脸狡黠,讨赏似的。

酒杯见底,Illya拿起外套起身往外走。

Solo也跟着他准备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回过头看着跪在地上的N露出了一个魔鬼般的笑,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冷冷的喉音,带着极度的冷漠。

 

随后,Gaby临走的时候看着已经石化的N叹了口气,“下次再自作主张,就等着去海里喂鱼吧。哦对了,如果你再怀疑Kuryakin的话,也做好去喂鱼的心里准备吧。”

 

 

回到家中后,Solo厚着脸皮问:“Peril,对我送的礼物还满意吗?”

不过Illya并没有理他。

“我好伤心啊,为了查清Vinciguerra家这次的货里面夹带的到底是什么,我还受了伤呢。”

Illya头也没回地说:“是吗?”

Solo再次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好吧,没受伤……但是牺牲了色相啊,我可专门跑去找了一趟Victoria,差点被她用迷药迷昏了呢。”

Illya回过头,目光扫过Solo领口,扯起嘴角微微一笑,“谁他妈在乎。”

Solo眼里的狡黠全都亮起来,走过去扣住他的后脑勺,仰起头亲在他唇上,右手不安份地探进Illya的裤子里,听到他鼻腔里发出的细微抗议,调笑道:“真的不在乎?”



------


*公爵是爵位中最高一级,一般对公爵(Duke)称“Your Grace”,对比公爵地位低的伯爵统称Lord

*其实故事很傻白甜QwQ  题目名字来自Tom Ford Oud Wood乌木沉香香水,个人最喜欢的一款木质调香之一,感觉就是文中形容车内气氛那段。

好吃或者不好吃都请告诉我!

评论(17)
热度(54)
  1. 国家一级摸鱼技师赫小七 转载了此文字

© 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