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小七

【美苏】My Ragdoll(现代AU)

作家Solo/猫化Illya

或许是老梗了,但是一想到Illya是傲娇的猫咪就控制不住脑洞啊,哈哈所以来挖坑了。

-----


1

这场春雨下了一整天才停歇下来。Solo坐在门廊中的藤椅上,拿了个软垫靠在腰后,手上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看着雨水沿着房檐滴落下来,滴在门廊的栏杆上和花盆里。

空气仍带着青草和泥土的味道。

“天气真好啊。”Solo的声音懒洋洋的,他把咖啡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Mr. Solo,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还有两天就要截稿了……!”

Gaby坐在一旁的另一个藤椅上,她对这个总爱拖稿的Solo无可奈何,每到截稿日期都会焦头烂额。

“亲爱的Gaby,天气这么好,你的心情怎么可以这么糟糕呢,别生气,生气会加速衰老的。”Solo笑着对她说。

天知道Gaby多想把面前的这个男人从椅子上扯起来,然后扔到后花园的泳池里让他感受一下自己现在的愤怒。可惜她扯不动这个男人。

她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把稿子给我,我就不生气了。”

“那怎么行,还没写完呢,这是为了庆祝创刊二十周年的短篇小说,要特别一点……”Solo眯起眼睛打了个呵欠,顺便伸了个懒腰,“不过没灵感急也没用……”

Gaby无奈地耸了耸肩,如果不是她负责Solo了将近两年,否则她绝不会相信有哪个作家会在离截稿只有两天,而且是在只写了不到一页纸的情况下还能处之泰然。好吧,她以前也碰到过这种情况,Solo都按时交差了,所以她只能安慰自己这次也没什么好急的。

Gaby做了个深呼吸,“没有灵感?对了,你的Muse,Mr. Kuryakin去哪儿了?”

Solo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你们吵架了?他离家出走了?”

Solo闷闷地说:“过一段时间不是你们的二十周年纪念party吗,不管我怎么说Illya都不愿意跟我一起去……”

Gaby沉默了一会儿,决定不插手这两人的事情。她将茶几上的茶杯挪到一边,把纸笔摆在Solo手边,问道:“好吧,那老师要怎么样才会有灵感呢?”

Solo摩挲了一下下巴,突然站了起来,低着头看着Gaby,挑起嘴角笑了笑,“散步。”

Gaby挑眉看着他,“天都快黑了欸,还是雨后……”

“我这不是听你的话寻找灵感吗。”

“啊?”

“拜托,我们合作了这么久,我基本都会在deadline前交稿吧,所以你快回去吧。”Solo拉开房门,从门口的衣架上拿起一件外套,抖了抖,穿在了身上,将一旁的手机和要是都放在了口袋里。

“嘿,我今天不把稿子拿回去,怎么向主编Waverly先生交代啊!” Gaby还没说完就被Solo搂着肩膀扯出了院子,“喂,等等,你这家伙!”

她被推着一直走到停在Solo家门外的车旁。

Solo歪着头笑着说:“那是你的事,我相信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Gaby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明天下午我再过来,到时候你最好把稿子准备好。”

 

目送Gaby离开之后,Solo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慢悠悠地开始散起步。他的皮鞋在湿漉漉的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早春还有些凉,他拉了拉外套。

走了一阵,Solo碰到了他的邻居,那是一对老夫妇,两人似乎也是刚出去散完步,正往家的方向走。

“哦,Mr. Solo,你好呀。”老太太叫住了Solo。

Solo露出一个绅士的笑容,点头致意,“你们好,雨后的空气真清新,对健康很棒。”

“可不是吗。对了,Mr.Solo,您的新书我们都看了,还不错呢,很久没看过那么有趣的真探小说了,不过手法实在是太新奇了,可以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想到那个手法的吗?”老先生问。

Solo俏皮地笑了笑,“谢谢你们喜欢我的书,Mr. & Mrs. Smith,但关于手法我只能说声抱歉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到的呢。” 

老太太捂着嘴笑了,“你真是会开玩笑。”

告别了老夫妇,Solo依旧踏着不经心的步子沿着山坡小道走着。

在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书里没有一点“新奇”的情节,怎么可能卖得出去?人们被越来越奇特的电影、电视、小说养出一副刁钻的口味,出版界更是因为互联网的盛行而受到了不小的打击,面对这个充斥着速食文化的社会,即使Solo再怎么固执,也不得不开始挖掘新鲜、甚至是猎奇的点子。

但是他心中还是有所不满,这种不满渐渐转移到了写作上,他变得越来越没有动力,有时连笔都不想提,于是稿件总是一拖再拖,不到截止日期就不想动笔。所幸编辑是老熟人,否则他怀疑自己会失业。

Waverly曾以为Solo会放弃成为作家,因为他过去并不被看好,甚至有评论家用阴阳怪气的口气说他的小说是“不入流的玩意”,可是Solo坚信自己能将烂大街的侦探类小说写得出神入化,所以他仍然不断的写着。当然,他也还在等待能让他自由发挥的时代来临。

树枝上的露水沾湿了他的外套,他停下脚步拍了拍袖子和肩膀。

“喵呜……”

Solo听到了一声猫叫,似乎是从离自己不远处传来的。他笑了笑,这样的山林里有野猫出没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这猫真是有点笨,下雨天还没找地方躲好,猫不是最讨厌被弄湿吗?

“喵……”猫叫声再次传来,Solo莫名地有些在意,他四下寻找起来,想看看这笨猫的真面目。

“啊,原来你在这儿!”扒开一片灌木从后,Solo终于看到了一只被雨水打湿的猫蜷缩在一棵树下,它的双眼向上散布的八字形棕毛,耳朵是深色的,可惜它的身上占了不少的泥土,已经花掉了。让Solo觉得非常有趣的是,这只笨猫脸上的白色像是因偷吃蛋糕粘到了蛋糕上的奶油而留下了可爱的证据。

猫咪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你刚才没有找地方躲雨吗?怎么湿成这样了。难道……你受伤了?”Solo蹲在它旁边戳了戳猫咪的耳朵,指尖上是湿漉漉却依然柔软的触感。

不料,方才乖巧Solo的猫咪发出了“嘶……”声响,冲着Solo露出了尖尖的牙齿,好像是在威胁他一般。

“哎哟,还来脾气了,嗯?”Solo用指腹蹭了蹭猫咪的肚皮。

再一次出乎Solo的意料,这个动作尽然让猫咪往他手的方向靠了靠。

Solo愣了一下,觉得整颗心都变得温柔了起来,“……你这是要我带你回去吗?”

猫咪歪着头看着他。一脸无辜。

Solo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手帕,一只手将猫咪捞了起来,用手帕擦了擦猫咪的后背和肚皮,直到感觉猫咪干净了一些,才将猫放在怀里。他摸了摸猫咪的脑袋,忽然觉得心情很好。

“我们回家吧。”

 

回到家,Solo在卫生间检查了一下猫咪的身体,却发现它身上没有伤。他将猫举了起来,看着猫咪灰蓝色的眼睛说:“所以……你这小东西就是笨到找不到躲雨的地方才被淋湿的?”

看着看着,Solo突然发现这只猫有着格外凌厉的眼神,就像个生气的小孩瞪着自己一样,他挑起嘴角笑了起来,像是要故意激怒对方似的说道:“嗯?是不是啊?笨猫。”

“唰”,下一秒,Solo的下巴就被猫咪抬起来的爪子划出了两道红痕。他连忙用手摁着猫,伸着脑袋在镜子前仔细检查下巴。

“啧,我的脸……看来这几天又不用刮胡子了。”Solo低头撇了眼坐在一边仰头看着他的猫,伸手在猫的脑袋上重重地揉了揉,“没想到你的脾气还挺像那家伙的,以后也叫你Peril怎么样?”

猫咪从他手中挣脱了下来,正打算跳下洗手台就被Solo搂住了脖子,“好了,该给你洗澡了,你这么脏可别想在我家闲逛。”

猫咪挣扎了几下,Solo厉声厉色地用晚餐威胁了它一下,它才乖乖地站在浴缸里任Solo给他冲水。

洗完后,Solo还拿着电吹风给Peril吹毛,在吹肚皮的时候,猫咪似乎很喜欢这种温风扫过肚皮的感觉,抬着小脑袋让Solo吹他的下巴和肚皮,Solo被它的表情逗笑了,很自然地就把下巴上两个划痕忘了。

 

晚饭之后,窗外又开始下起了了小雨。Solo打不通Illya的手机,联系了两个他们共同的朋友也没有得到Illya的行踪,他有些丧气地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查Peril的品种,抱着猫咪跟网上的信息对比了半天,最终确定了Peril的品种——布偶猫。

在网上订了一袋猫粮之后,Solo将电脑合起来推到了一边,伸手拿过稿纸和钢笔。他还是喜欢这种用纸笔写书的感觉。

拿着笔的手支在桌上悬了一会儿,最后却还是将笔放在了桌上。

“Peril一走我真是越来越不想动笔了……”Solo叹了口气,走到旁边的窗台上抱起Peril,摸了摸他的背,然后顺势摸到它的尾巴,可猫咪似乎并不喜欢他摸它的尾巴,离开站了起来往旁边躲。

“欸,我这么快就被讨厌了吗?”Solo撇了撇嘴,箍筋了手臂,扯Peril的尾巴将它拽进自己怀里。

猫咪叫了一声,胡乱挥舞了几下爪子在Solo的手臂上留下了几条印子,但在Solo温暖的手按摩了几下他的肚皮,他竟然乖巧了几分,Solo趁势多揉了几下猫咪的下巴和独自,Peril终于不挣扎了,这让Solo心中升起了些许成就感。

 

于是这个晚上,Solo的稿子仍然维持只有不到一页的内容,他有些发愁地翻了翻空白的稿纸,最后一头栽在床上。

“不管了,明天再写好了。”Solo嘟囔道。他伸手将灯关了,摸了摸旁边空着的枕头。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打在屋顶上,寒气沿着窗沿渗进了屋子,Solo觉得有点冷。

名叫Peril的猫咪跳上了床,昂首阔步地走到Solo旁边的空枕头上,微微摆动着尾巴,不小心扫过Solo的脸,害得他打了一个喷嚏。

Solo摸了摸鼻子,“你要睡上来?这个枕头可不是你的哦。”

Peril并没有理他,自顾自地趴下了身子。

“……好吧,他回来之后生气的话,可别指望我帮你说好话。”他侧着头看着猫,最后像是妥协一般伸手摸了摸猫咪柔软的背毛。

猫咪的喉咙里发出了“咕噜”的声音,似乎是在表示舒服,它抬起身子,滑下了枕头,然后用爪子拨开了棉被,从缝隙后一下子钻了进去。

Solo晃了神。

“所以……你要睡这里吗?”他有点不知所措的摸了摸这个团在自己怀里的毛球,“……好吧。”

最后,Solo笑了出来。

 

安静下来之后,屋外的雨声显得格外大,不过Solo已经觉得不那么寂寞了。


-----

题目中的Ragdoll其实就是布偶猫的英文。


评论(2)
热度(19)
  1. 国家一级摸鱼技师赫小七 转载了此文字

© 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