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小七

吞噬(上)

摄影师灿烈/宅男伯贤

忍不住来产量啦,大概三章完结吧。



清晨的阳光顺着绣金窗帘的缝隙投射进来,光影斑驳,温暖柔软的被子忙不迭地覆盖在两个交缠的身躯上,华丽的水晶吊灯并没有点亮,只是沉默地映照着光芒,投射出一丝青蓝色。

而边伯贤的脸页随着闪烁美丽虹光的水晶吊灯曲折的光芒,慢慢地变形。

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

他醒来的时候是因为觉得有点冷,他缩了缩脚,却没料到刚把脚缩进被子里就碰到了一个温暖的物体,他翻了个身靠近了旁边温暖的倚靠物,正想着为什么鼻尖有一阵淡淡的清香味的同时,他赫然睁开了双眼。

香味?

睁开双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方稳当的胸膛。

欸,怎么是贫乳啊!不对,这完全就是飞机场嘛,不过居然有腹肌…

边伯贤越想越不对,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副令人瞬间屏息的面孔——深刻的轮廓,入血色一般的丰唇,高挺的鼻梁,纤长的睫毛,褐色的发丝凌乱地散着。

这个人长得好像上次游戏里那个恶魔贵族哟。不过这……这是怎么回事?!男人?!

还有,这是哪里???

边伯贤一个激灵,弹起了身。

啊靠,为什么下面这么痛啊!还有衣服呢……不会吧……我一点记忆都没有啊啊啊!!

他望着地上散落的衣服,顿时有点喘不过气来,窝在床上把脸埋进了被子里,低沉地哀叹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什么一样抬起头揉了揉头发,然后迅速地翻身下床,轻手轻脚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走人。

可惜天不遂人意,一动就痛的下体让边伯贤没法利索。

该死的……所以说喝什么酒啊……

就算他边伯贤是个在网上无所畏惧的毒男,在现实生活中也没有单恋留下来逼问躺在床上的男人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会睡在一间高级套房里,还有他那里的抽痛又是怎么回事。

没错,他一点都不记得了,连他用着被青梅竹马都暻秀成为电子金头脑的那颗小脑袋拼命回想之后,都记不起一丝蛛丝马迹,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第三次被常去的咖啡店里的一个萌妹子拒绝之后,随便找了个路边大排档开始喝烧酒。

啊,后来好像还喝了深水炸弹……

之后就毫无记忆了。

边伯贤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把,慢吞吞地晃到床头柜前拿起自己的背包,临走前悄悄地瞥了一眼床上的帅气的男人。

他们的生命轨迹应该不会再重叠了吧。边伯贤混沌地想。

“虽然让你付了酒店的费用,但是你……跟我那个,我也不打算收费,算你赚到了。那么……再见了,啊不,以后还是别见了。嗯。”他小声地说。

门很干脆地关上了。

关上的同时,床上的男人睁开了双眼,其实他早就因为失去了身边的体温而醒来,刚刚不过是再装睡,也就将那人的呢喃一字不漏地听完了。

他坐起了身,挑了挑眉,“算我赚到了吗……”手一伸,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Zippo和烟盒,抽出一根点燃,黑色的烟纸被修长的手指夹着,在烟雾缭绕中显得有点模糊。

起身,走到柜子面前拿出一件干净的浴袍随意地穿上,走到桌子旁拿起相机调出昨晚偷偷拍的对方的驾照,男人将目光聚焦在上面的资料。

“5月…比我大一点,不过,边伯贤……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男人的脸上露出一个纯粹的微笑,带着一点危险的味道。

 

“欸!!嘟嘟啊,你知道的,我一般接活都是通过你或者对方在网上跟我联系,很少出门见客户的,你知道的,我们网页设计也没什么必要见客户的啦,但是我就一定要跟这个家伙见面?”边伯贤对着电脑狂打字。

SSN另一头的都暻秀丢来一张装无辜的颜文字。

“这也不是我的问题啊,那个工作室的老板说一定要跟你讨论网站的制作风格,说只有你去他们摄影工作室了解他们的情况才能更好地设计出网站嘛,对方还指定了你,你就配合一点啦。”

过了几秒,对面又发了一条,“再说了,这也帮助你脱离宅男状态。”

边伯贤撇了撇嘴,他太清楚都暻秀了,这无辜的颜文字里面有百分之三十的无辜就算多的了,剩下的百分之七十绝对是看好戏的心态。

“但是你也知道的,我最讨厌跟不熟悉的人社交了!”

“所以说是帮助你走出宅男状态嘛,作为一个网站设计师你也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啦。”

边伯贤噼里啪啦地打道:“切,透过屏幕就能看到,我为什么要出门?!”

“话可不能这么说哟小闲闲。”

“那这个案子我不接了!”边伯贤撂下了这句话,一边打字一边得意地嘴角上扬,他能想象到电脑对面他的经纪人都暻秀先生拍桌子的模样。

不料,过了两分钟,都暻秀发来一句:“这个案子酬劳可是你普通案子的三倍哦,你不做是你吃亏哦。”

边伯贤瞪大了眼睛,狂敲键盘:“怎么不早说!我就等钱买量子危机第二代了,还有新VR!我接!必须接!”

“那好,不准反悔啊!待会儿把合同发给你。”都暻秀说完,没等边伯贤回答就关掉了SSN,不留机会给他反悔。

这边的边伯贤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不过谁会指定他呢,他不就是个普通的网站设计师吗,也没怎么得过奖。不过他还是决定不要想太多,随后喜滋滋地打开了新VR的预定界面。

 

入冬了,但是街上仍然充满人气,一点冬季萧索的味道都没有,人来人往。许多女孩在经过一个品牌海报的时候总忍不住回头看,她们并不是在看海报上的人,还是再偷看站在海报旁边的男子。这样一个男人再这充满时尚的街头也并不常见——精致的面庞,黑色的墨镜,一袭灰色长外套,里面是灰色高领毛衣,衬得男人得身形更加修长。

朴灿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Rolex手表,已经超过约定时间的10分钟了,他最不喜欢工作不准时了。

“啧,这小子……”

说人人到。朴灿烈看到那个不远出的身影,他不会忘记那张遮掩在厚重的刘海下,纯粹天然的细致面庞,格子外套下的精瘦的腰身,那双曾攀附再他的肩头上、修长白皙的手,还有从那薄唇中溢出的轻叹与呻吟。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突然好了不少。

边伯贤跑了过来,扶着腰喘气道“啊抱歉,我实在是搞不清约定上说的M家巨幅海报下方指的是哪里,刚刚绕了一圈,最后问人才知道原来是这里,连忙跑过来了……”

朴灿烈这才摘下墨镜,笑道:“边伯贤先生?”

边伯贤这才看清他的长相,无意识地后退了半步,瞪大了眼睛。这个人不是那天的……?!!

他的笑容也太闪了吧!

朴灿烈见他这样的反应,笑意更深了,往前走了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是吗?”

边伯贤僵硬地点了点头。

在他点头的同时,朴灿烈毫不犹豫地弯下腰再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一吻。

嗯,还是那样的柔软。他满意地看着边伯贤再次睁大的双眼,刻意地笑着道歉道:“抱歉,在国外呆久了,忘了在韩国不这样打招呼的了,你别介意。”

很满意地看着边伯贤想要发作却发作不出来的泛红脸颊,藏起自己得意的笑容,进一步低头凑到他耳边悄声说:“跟我来吧。” 

边伯贤被吹得一阵恶寒,但实在对这个人发作不起来,又判断不出对方到底记不记得自己,只好低着头跟着对方走。

朴灿烈看他低着头把脸埋在围巾的样子可爱极了,放慢了脚步,跟他并排走,解释道:“我带你看看我们工作室,刚好待会儿还有个品牌宣传拍摄,你可以了解一下我们的工作。”

边伯贤闷闷地点了点头。

他在心里哀嚎——自己接的活,跪着都要做完。为了新游戏,为了新VR,拼了!

 

除了呼吸和相机快门的声音,场内一篇寂静。

边伯贤现在觉得自己是上了贼船,明明是来聊网站设计的事情,怎么就被人拉来看摄影了?而且站在这个摄影工作室里时更这么觉得——因为基本所有人都被朴灿烈那一波波犹如海啸般的怒意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每当边伯贤走过去让他检查快完成得网站设计草案时,不少人都发现朴灿烈原本像是冰霜般得面孔忽然松了下来,甚至有时还有说有笑。

于是,在品牌宣传部长吴世勋的“哀求”下,边伯贤再怎么向回家打游戏,也只能无所事事地坐在一旁发呆。

当然,吴部长还说,如果他能呆在旁边帮助他们完成今天的拍摄计划,他能送他一套海贼王典藏手办——好吧,都怪边伯贤多嘴跟他说起自己最喜欢的漫画是海泽王所以才在电脑上贴那么多贴纸,结果没想到碰到了同道中人,一不小心就聊到了多年前错过了买周年手办的事情。

哎,虽然这种时候发呆就行了,但是如果有个PS4就好了。

百般无聊,边伯贤终究是把视线转移到了目前看起来最有趣的东西上——朴灿烈的摄影工作。男人拿着单反相机,重量不轻的相机在他手中稳得像是不存在,随后下一些简单的指示,调整光源的角度,又或是跟模特聊几句,让模特摆出他想要的造型,调整角度,捕捉华服模特的每个瞬间。

——不过那个模特真是……太烂了。

边伯贤用手撑着脸,看着朴灿烈耐心地给模特解释如何融入场景,表现情绪,他基本上可以确定朴灿烈已经用了一年份的耐心来解释,但是那个女人竟然一点进步都没有!还说累,休息了好几次,拖延拍摄进度。

欸,我想回家……

终于,朴灿烈一个转身直直地对吴世勋说:“真是受够了!她走,或者我走!”

吴世勋也很无奈,“灿烈,她是现在当红的偶像,也是预定好的,而且她的形象符合我们这个系列的……”

“符合?”朴灿烈打断道,他冷笑了一下,把相机往工作台上一放,“那我走了。”

怎么可能让他走呢,他可是品牌设计总监亲自签约的摄影师。

吴世勋的脸色已经糟糕得不行了,“等等灿烈,也没有那么严重吧,我们再沟通一下,实在不行明天再继续。”

“还不够严重?你还想多严重,她就像个坏掉的玩偶!”

呜哇,不能更赞同了。边伯贤在心中想。

“那这……”吴世勋扶额。边伯贤看不下去了,看在朴灿烈应该会对他这个外人好一点的份上开口道:“你希望有什么样的表现,还有发展的余地吧?”

朴灿烈看着他,不自觉地放软了语气,“这个系列的平面广告,它的妆感、服饰和首饰全套搭配都一个风格,必须和场景又融合,情感交融你懂不懂?我只是希望能表现出那透明、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粹感情,但她什么情感都表达不出来,这是最麻烦的。”

看着情况有利,吴世勋赶忙接到:“好的,我把这个告诉模特的团队,不过她毕竟经验不足,我们可以休息一下再来?”

朴灿烈挑眉,休息?又拖时间?

“我的日程很满,这个拍摄只剩下三天了,昨天的片子基本也是这样,都不能用,按照这个进度,我看是没法结束了。”

吴世勋也是欲哭无泪了,“可是……这个时候去哪里找符合形象的模特啊?去路上随便拉一个人吗?”

朴灿烈往旁边的沙发上一靠,“那有合适的就能把她换掉是吗?”

哼,不要以为他什么计划都没有,就要求换掉这个拖拖拉拉的女人。

现场一阵骚动,大家嘴里喃喃的大多是朴大摄影师已经有人选了之类的,边伯贤倒是毫不在意,反正能早点换人结束工作,让他回家就行。

只是,朴灿烈下一句话是边伯贤这辈子都没想过的劲爆。

“那边的边伯贤是我要指定的模特。”

“什么?……我?”边伯贤扭头,确认朴灿烈手指的是他这个方向没错,姓边名伯贤,应该只有他吧。

但让他当模特,有没有搞错?!

朴灿烈手指夹着黑色卷烟,并没有点燃,悠闲得像是刚刚发生得事与他无关一般,不过还站一旁原本被当作模特的偶像女星用着一般人都受不了的高音,尖叫着别开玩笑之类的话。

“朴灿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着看起来土得像垃圾一样得男人比我,更适合当你的模特?!”

边伯贤摸了摸鼻子,接到:“对啊对啊,我土得像垃圾一样,这种事就别找我了。“

伴随着女人无理取闹的声音,边伯贤很配合地说出这样一番没志气的话,朴灿烈忍着没有笑喷出来,不过他嘴角泛出的愉悦也让人错愕不已。

他把烟塞回烟盒,把烟盒丢在了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向边伯贤。

“怎么能用‘土得像垃圾一样’来形容自己呢,嗯?”他看着伯贤那件皱巴巴、有些卷毛球得格子外套,宽松的牛仔裤用一条破旧的皮带挂在腰上,里面的T恤塞了一半在裤子里。有点遮住眼睛的刘海,鼻梁上一副黑框眼镜。

嗯,的确很土,不过还不到垃圾的地步。

朴灿烈伸手往旁边顺了顺边伯贤的刘海。

“为了你,我会使出浑身解数也说不定。”




TBC



评论(2)
热度(4)

© 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