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小七

长风万里 [巍澜,ABO,pwp]

超级棒!人物性格都写得很好!

少葱:

沈巍A x赵云澜O(开车向)


时间线在沈赵龙城大学相遇之前,关键字:意外发情,露水情缘,视觉剥夺


字数1W+






++++++++




赵云澜浑身都湿了个透。


他像是被浸在热水里,毛孔都舒展开来,泡的他四肢松软,只能随着水流的波动轻轻摇晃着。


豁然间又仿若浇下一桶碎冰,将他整个人激的一抖,几乎叫出声来。


他辗转难耐,半火半冰,折磨的他颤抖不已。


伸出的指尖被汗液布满,滑腻的什么的都抓不住,似乎碰到了什么冰凉的东西,却蓦然打了个滑,径直落下,却在半路被接住——“啪”的一声,随即被拢住手腕。


那人的手指微凉,攥住赵云澜细瘦的腕子。




“赵云澜。”




犹如绵绵长风袭来,带着冰冷陈腐的焚香。


赵云澜迷茫的垂下头,一只手揽住他的腰腹,将他整个拥入,那手指苍白,甚至有些发灰,赵云澜来不及思考,就被庞大的信息素裹住,涌入口鼻的是焚香之后萃在百合上带着微酸的朝露气息。


冷淡,而又温和,瞬间将赵云澜满身的不适难耐连根拔起,让他


舒爽的叹息了一声,那人将他搂的很紧,贴上他被汗浸湿的脊背,明明揉的他全身发痛,却又仿佛小心翼翼捧着他,唯恐伤到他,火热的气息滚到耳边,将耳廓的绒毛卷起,烫的要烧起来:“赵云澜。”


他双腿发软,颤抖的被揽着抬起后腰,本就湿透了的牛仔裤顿时又被浸了一大片,隐在沟壑尽头的阴影处,颤巍巍的就要滴出水来。




像是泄了洪,完全失了控。




“……谁?”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操……”赵云澜艰难的将自己从这场荒唐的梦中拔出来,骂骂咧咧的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伸手去拿桌子上的香烟。


捏在手里的烟盒被掀开,赵云澜叼起一根,又眯着眼睛去摸打火机,逐渐清醒之后,他才发现,唇间的这根烟,寡淡的几乎嗅不出任何味道。


当然,倘若在这布满辛辣而诱人的烟草气味的房间中,任再烈口的雪茄都会被掩盖了味道。


本应呛口的辛辣烟草味儿,偏偏混入了柑橘的甜爽,嚣张的顺着门缝往外爬,热烈勾人,又让人望而却步。


赵云澜的信息素就如同他这个人一样,用祝红的话来说,就是发起情来能浪满半个龙城,生怕别人不知道特调处处长信期到了。


赵云澜从不掩饰自己是个Omega,事实上他也掩盖不了,但是就是这样一个Omega,手握镇魂令,嚣张而辛辣的信息素如同张爪牙的猛兽,毫不掩饰的攻击力竟让大部分Alpha望而却步。




也就是说,赵处长至今还单着。




吱呀一声,大庆晃着他肥硕的身体挤了进来,轻盈的跳上桌子,在赵云澜面前坐了下来:“老赵。”


赵云澜摆摆手,将已经含了半天的香烟拿下,随手拆了一根棒棒糖塞到嘴里,滚圆的糖果和牙齿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伴着清新的果糖充斥整个口腔,他懒散的靠在沙发椅上,抬眼向办公室外面望去。


经验不足的小年轻明显已经受到他信息素的影响,头昏脑涨的摊在桌子上,楚恕之把已经软的站不起来的郭长城拉起来,不动声色的投过来一抹严厉的眼光。


赵云澜无奈的回以一个抱歉的笑容,将那双长腿从桌子上收了下来,伸手拉开下层的抽屉,掏了两下,拽出一次性的注射器和快速抑制剂扔在桌子上。


他的裤子已经湿透了,坐在皮质的沙发椅上,粘腻的让他浑身不自在。


幸好在他面前的是只不会受到影响的黑猫,也不至于让他太难堪。


他熟练的撸起袖子,露出细瘦的胳膊,内侧青色的血管突出,蛰伏在皮肤下面,他将胳膊平放在桌上,单手取过抑制剂咬掉瓶盖。他转手去拿注射器,却被那毛茸茸的黑色爪子踩在下面,大庆圆溜溜的眼睛注视着他:“老赵,你该找个对象了。”


赵云澜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挥开大庆的爪子将注射器拿过来,插入瓶内抽出药剂,推出管内的空气,有条不紊的将金属针头扎入自己的血管:“你要是思春了呢,我有空帮你去小区里物色两只小母猫。你喜欢什么样的?”拔出的针头带出一缕血迹,赵云澜扬手将注射器丢进垃圾桶,用手指粗糙的在胳膊上抹了两把:“三花?狸花?白的?黄的?还是喜欢那种什么……带血统证的?”


大庆没搭理他这混不吝的欠揍口气,甩了甩尾巴,在桌子上貌似优雅的踱起步子来,可惜他一身的横肉,愣是没把那份猫科天生的优雅体现出来,像个圆滚滚的毛球走来走去。


“老赵,你近几个月的信期越来越没规律了。”


何止是没规律,而且是间隔越来越短,毫无征兆的伴着那个梦就来了,这要是在处里倒也罢了,若是在外面,指不定能引来什么麻烦。


那个透着清冷味道,却让他酣畅淋漓的美梦。


赵云澜重新靠回椅背上,仰着头闭上眼睛,听着大庆在他身边念念叨叨,那浑圆而微凉的手指摸上他腰腹的触感还没消失,似乎还停留在他的肌肤上,揉弄着他因为流汗而变得湿滑的身体。


抑制剂起作用了,燥热的血液一点点回流,重新变得波澜不惊,那张扬的信息素也越来越淡,剩余的几缕化在空气中,风一吹就散了。


像大庆的说法,似乎他们的赵处长是个相当不受欢迎,连个对象都找不到的Omega。


其实恰巧相反。


赵云澜左右逢源,巧舌如簧,像他的信息素一样有着一股惑人的魅力,但凡他想追的,三性之中还真没有追不上的。


合心意的Alpha也交往过一两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是没到标记的那一步,到最后不了了之落下个和平分手。


现在赵云澜空窗了大半年的时间,愣是没再找,活脱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靠抑制剂度过发情期禁欲的Omega。


“抑制剂用的太过频繁,你自己也知道后果的,信期紊乱这都是小事。”大庆从桌子上跳下来,扭着肥硕的屁股朝门口走去,期间扭过头看了赵云澜一眼,那脖子上油光水滑的毛将本就大的圆脸挤的更是胖的不忍直视:“没有固定对象,起码有段露水情缘缓解缓解,老赵,你也没这么保守吧?”


“行了行了,”赵云澜不耐烦的挥挥手,重新把那根扔在桌子上的烟捻了回来叼在唇上:“出去出去。”


大庆踏着小碎步慢悠悠的转了出去,留下赵云澜盯着打火机的火苗发呆,他顿了两秒,点燃唇间的香烟,深深吸了一口,随着烟雾从口里倾泻而出,赵云澜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




谁说他没有露水情缘的?


赵云澜摸向自己的后颈,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光滑的脖颈处摸了摸,不仅是露水情缘,那人还在他身上打上了临时标记,渗着血的齿痕让他贴了一个星期的创可贴,现在倒是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如果有机会,赵云澜倒是想把这露水续一续,起码养成一渥清透的山泉,可惜赵云澜半点想不起那人的样子。


他只记得姓沈……沈什么,确实真想不起来了。


可惜啊,毕竟真的是让他念念不忘,食髓知味,每每入梦而来,都能让他湿了半条裤子。




啧。


赵云澜将手中的烟摁在烟灰缸里,利索的站起身走向放备用衣物的柜子。




还是先把裤子换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转移阵地)




石墨(也许需要登录?)




图链点进




end




也许有后续?



评论
热度(16013)

© 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