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小七

完美计划 [巍澜,ABO,pwp]

少葱:

沈巍A x赵云澜O(开车向)


前情[长风万里]


感谢各位评论。


关键字


◆原著时间线失明之后


◆标记◆没有逻辑,不能细究◆私心就是想写边抽烟边被cao




+++++




计划失败了。


赵云澜打开水龙头,似乎是太热了,他掬了一把水泼到脸上,湿淋淋的手指插入发间往后一抹,将黑色的头发拢到额后,只留下凌乱的两缕垂在额角。


辛辣的烟草信香混着甘甜弥漫在房间内,赵云澜微微喘着气,只身穿着一条休闲裤,赤裸着上身将胳膊撑在水池上,他低着头,劲瘦的背影从后面看,竟显得有些萧索。


敢信吗?赵大处长的勾引计划……失败了。


幸好大庆一早被他打发去了光明路4号,不然任这只大嘴巴肥猫在特调处扭着屁股转一圈,他赵云澜这张老脸就不用要了,绝对会被林静那几个臭小子嘲讽到过年。


他怎么都没想到,情潮袭来的时候他靠近沈巍,故意挨着他的脖子说话,那位沈大人居然不动如山的按住他的肩膀:“赵云澜,你的抑制剂呢?”


赵云澜借口家里没有,唯有的几支都在处里,正想说几句调侃的话捉弄一下沈巍,那边便沉声开了口:“我去去就来,你在家等我。”


话音未落,沈巍瞬间消失在黑雾里。


赵云澜暂时是个失明的人,睁着无法聚焦的眼睛眨了眨,半天才反应过来,尴尬的摸了摸鼻尖。




赵云澜又用冷水冲了把脸,他也懒得擦,就湿淋淋的朝沙发的方向走去,满脸的水顺着下巴滚过胡须,落在削薄的胸膛上,弄的那里亮晶晶一片。


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手肘架在膝盖上,双手交握,用力的攥了攥,狭长的眼睛空落落的散在半空中,毫无半点光彩。


逐渐升起的情潮蒸腾着他的全身,在赤裸的上半身落下一层绯红,更衬得他抿起的唇角,满脸的冷硬。




这个沈巍,嘴巴可真硬。




谁都知道赵云澜对沈巍的兴趣,或者说性趣。


他花了心思去追人,像个开屏的孔雀,恨不得一有时间就跑到沈教授面前彰显魅力。


沈教授为人斯文,礼数周全,偏偏将那赵云澜的花招打太极一般融了,他只要推推眼镜,低下头腼腆的笑一下,赵云澜就没辙了。


赵云澜是真喜欢沈巍,如果一开始是对高岭之花的好奇,怎么样都要摘下往家里摆上几天,那后来阴差阳错的相处,沈巍的称呼在赵云澜口里变了几番,沈教授变成沈老师,再到稍显亲昵的沈巍,又突然成为斩魂使大人,最后巍巍,小巍这种肉麻的称呼都喊出来了,赵云澜是动了真心,甚至把房本都供了出来,真正想和沈巍过日子。


赵云澜本把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沈巍身上,他想着慢慢来,一步步橇松了他的心,就总有一天能完完全全把他据为己有。


他这个被说两句流氓话就满脸通红,紧绷着脸呵斥他”成何体统“的沈教授,让赵云澜也实在不好下手,本想趁着不可抗力的信期好好的当一回流氓,没想到他这个紊乱的信期迟迟不来,他却被鬼面弄的盲了眼。




这个阴差阳错,却偏偏复苏了肢体上的记忆。


为了照顾他,沈巍几乎日日跟在他身边,事无巨细的帮他打理好身边的一切,虽然眼睛看不到沈美人,赵云澜却也乐得逍遥,暗喜自己的老婆这么会体恤人。


那日为了治眼盲,沈巍陪他走了趟妖族,他稍微喝多了点,晚上洗澡的时候在浴室里滑了一跤,赵云澜醉醺醺的歪倒在地上,被淋浴的水打的睁不开眼睛,突然被一只手抓住手臂抱进怀里,冰冷的手贴着他的皮肤,让赵云澜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好像在别的地方,他也被如此接住胳膊,肌肤相接,他滚烫,那人冰凉。


赵云澜迷茫了一秒,混沌的脑袋迅速灌入一股夏风,带着海边潮湿的咸味,他瞬间清醒,紧紧握住沈巍的手臂。


是沈巍……


果然是沈巍。


被酒精支配的身体让他恍恍惚惚的被抱着放在床上,浓重的睡意袭来,让他根本无力质问,在陷入睡梦中的时候,他模糊感觉到有人抚摸他的发梢,轻轻吻上他的后颈。




是沈巍。




再之后,赵云澜可就没那么多耐心了。




——————————————————






沈巍从黑雾中踏出,瞬间被凶猛辛辣的信息素拥住,如同妖娆的藤蔓,缠着他的肌肤往上爬。沈巍趔趄了一步,屏住呼吸掐了自己一把,额角青筋尽显,好一会儿,他才哑然开口:“赵云澜。”


赵云澜冲他的方向抬起头,交握的双手松了又紧,最终还是放开了些,他向后一歪,整个人懒散的躺在沙发里,将左臂随意往前伸着平放出来:“左臂的血管清晰些,我看不见实在是不方便,麻烦沈大人了。”


沈巍被他这声沈大人叫的心慌,赵云澜面色如常,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低沉的声音似乎滚着冰渣,一路扎到沈巍的心上。




赵云澜是不高兴的。


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丢脸和些许的怒气哪个更占上风。


这个沈巍,自他们相识开始就披上一层层厚厚的铠甲,防备他,隐瞒他,他甚至可以做到在赵云澜面前一丝信息素都不泄露,让赵云澜始终云里雾里,猜都不敢猜。


但是赵云澜没怀疑过沈巍对自己的感情,他赵云澜又不是个没脸没皮的人,不可能明知对方无意还死追着不放,这要是放在以前,两三个月追不上,赵云澜也就会挥挥手说再见了。


沈巍不一样。


沈巍每次望向他,都像是携着千山万水而来,深沉的仿佛透了万年。


纵使他再疏离,再谨慎,都是藏不住的。


这次赵云澜眼盲,似乎给了沈巍明目张胆望着他的胆量。


沈巍以为自己足够小心,却不知道他目光如炬,每一次投到赵云澜的脸上,身体上,都胶着的泛起一层波澜。


赵云澜都是知道的。


他眼盲,心又不盲。


沈巍不知道他天眼已开,凝神之时能看到些许灵气之物,包括沈巍。


不过赵云澜在沈巍面前总是放松气力,绝不刻意去看。


因为他见过那深沉如渊的身影,每叫他一个字,每看他一眼,在胸口的位置烧出艳丽的颜色,仅仅一瞬就被黑暗吞噬的一干二净。


赵云澜见过两次,就不忍再看了。


那就像是剜着沈巍的心头,让赵云澜看着就疼。




所以赵云澜也就更不明白,沈巍究竟在躲什么?




行吧。


赵云澜懒散的躺在沙发上,无神的双眼却微微弯起,一股飞扬的恣意转瞬即逝:我赵云澜要的人,还容得了你说不?




沈巍在赵云澜面前单膝跪下,藏在镜片后的眼睛泛上一股血色。


赵云澜在这段时间他似乎又瘦了点,平坦的腹部上面肋骨隐在皮肤下,隐约勾勒出线条,蜜色的肌肤因为发情布上一层薄汗,再往上,是已然挺立起的乳珠。


他摸上赵云澜的手臂,微凉的手指无意识的在臂弯出摩挲了一下,沈巍低着头,出口的声音仿若喃喃自语,几乎让别人听不清:“会有点疼,你忍着些。”


赵云澜看上去没想搭话,他懒散的将头靠在沙发扶手上,空洞的眼睛不知道投向什么地方。


沈巍抿了抿唇,将手中的一次性注射器的包装袋撕开。


“我当然知道疼,”赵云澜突然开口:“比看上去要难受,就像把血管里的东西生生往下逼,有无数根针往神经里扎,又疼又麻,大体要忍上5分钟。”


旁边的人动作一顿,没了声息。


赵云澜笑了:“沈大人心疼了?没事,我赵云澜活的糙,这种痛痒早就习惯了。”他无所谓的晃了晃翘起来的腿,赵云澜心如明镜,他比沈巍想的还要了解他,专挑那种沈巍不爱听的往外说:“沈大人要是真心疼,不如劳烦您帮帮我?”


“……不行。”


不出意料的回答让赵云澜摇了摇头,他嗤笑了一声,开玩笑似的说:“不然就让我出门,让我自己找地方解决。”


明明知道赵云澜是胡说八道,沈巍还是一把按住他的手臂,咬紧的牙关将下颌拉出锋利的线,吐出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我不许。”


赵云澜面上嬉笑的表情渐渐隐去,他眉目锋利,眼窝深邃,面无表情的时候显得有些凌厉。细长的双腿从沙发上放下,赵云澜坐了起来,反手握住沈巍的手腕将人拉近了些,摸索着靠近他的脖颈:“沈大人,你别嫌我啰嗦,我再问你一遍,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我们早上刚见过。”沈巍顿了顿:“这话你问过无数遍了。”


“那还不是从大人口里听不到我想听的答案。”


沈巍沉默不语,他推开赵云澜,伸手将抑制剂的瓶盖拔掉,将注射器探了进去。


赵云澜听得到声音,清楚地知道沈巍在干什么,他磨了磨牙,沉声道:“沈巍,你还非要我把话说清楚吗?”


沈巍的动作顿了一下,良久,他才重新摸上赵云澜的胳膊:“你忍着些。”


手中的注射器被猛地夺了过去,锋利的针头滑过赵云澜的手臂,瞬间带出一条细长的痕迹,争先恐后的冒出血珠来。


“你干什么?!”沈巍急的要去看他的伤口,却被赵云澜拽住衣领拉了起来,一番天旋地转,他被按着压在沙发上。


赵云澜将手中的注射器扔到地上,低头舔上那渗出的血迹。


沈巍被这一系列的举动弄的有点懵,他愣愣的看着赵云澜吮了一口自己的伤处,满唇的血渍,他咧开嘴角笑了一下,倜傥的脸上显出一股邪佞:“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那天晚上,把老子的腰都快操断的人……是不是你?”


沈巍霎时呆住,俊秀的脸上爬上一层茫然无助,衬的那双赤红的双眼显得有些可怜。


窗外突然炸开一声响雷,轰隆隆的沿着天边滚过去,冷不丁的劈下一道闪电。




他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自己明明……明明藏的很好。




赵云澜没给他狡辩的机会,吮着血的唇如同凶猛的野兽冲着那削薄的嘴唇咬过来,他的舌尖不管不顾的探入沈巍的口腔,在他呆愣的瞬间,就将自己的血渡了过去。


赵云澜不需要他认。


他是要他发情。


带着Omega信息素的血液渡到沈巍口中,让他来不及反应,瞬间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苦苦压抑的信息素反噬一般顺着血液沸腾起来,叫嚣着炸开,侵蚀过他的神经末梢,顿时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外面滚雷阵阵,滂沱大雨倾盆而下。




(下面转移阵地)


石墨也许要登录?




图链




fin.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2700)

© 赫小七 | Powered by LOFTER